生死一“線”間 留住生的希望
  我省首條生命危機干預熱線昨開通 記者探訪接線室,揭秘其中故事
  “我想我可以站起來去吃晚飯,並和家人出去散散步。”
  當電話那頭有自殺念頭的抑鬱症患者說出這句話,電話這頭的生命危機干預人員終於鬆了一口氣:“他說話的語氣逐漸變得堅強有力,我認為這已經是一個比較成功的救援案例了。”
  昨日中午12時,我省首條生命危機干預熱線“希望24熱線”開通。在6個小時之內接到5個熱線電話,其中就包括上述抑鬱症患者。以後,60多名志願者將輪流值班,全天候守護這條希望熱線。
  【探訪】
  每位接線員身份保密
  在省城北二環附近一個偏僻安靜的小區里,“希望24熱線”的接線室 “蝸居”一幢二層小樓內,昨天上午,負責值班的志願者帶好耳機,調整好設備,準備熱線在12點準時開通。
  “頭兩三個月為試運行。 ”該熱線安徽地區的負責人謝慧敏告訴記者。
  “我們雖然是公益事業,但是也要求保密,不光是對來電者信息的保密,也要對接線員的身份保密。 ”從北京趕來的孫老師說,有的來電者在受到熱線的幫助後,會試圖去打聽接線員的身份,或者試圖來尋找,所以接線室一般要選在一個偏僻的地方。
  每位接線員都有一個記錄本,第一頁就寫著自己的姓名、年齡等信息,不過這都是化名,孫老師說,這是為了應對來電者的詢問,“每個接線員一定要有個體面穩定的工作,即使未婚,也要說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,這是為了樹立一個完美的形象,不然對方向你訴說他的慘況,你說我日子也很慘,這還怎麼幫人? ”
  【現場】 第一天多為“訴苦電話”
  中午12點,熱線準時開通,一個多小時後,第一個求助電話打進來,這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,他知道自己的病情,心裡很是苦悶,打電話來訴說了20分鐘。
  “按照我們的判定准則,這是一個傾訴電話,危機等級最輕,這樣的電話我們一般最多接半個小時,系統就會自動掛斷。 ”謝老師說,要把熱線留給最需要的人。
  在隨後幾個電話中,大部分都是屬於傾訴,來電者有的身患疾病,有的家庭不幸,甚至還有一名中學生不想學習,也打來了熱線,“雖然這些都還沒到自殺的地步,但是也需要我們來傾聽。 ”
  據介紹,目前,我國抑鬱症患者達3000萬人,僅有10%的人接受正規治療。數據表明,青少年群體、空巢老人、農村地區婦女群體、城市白領群體都是自殺高發人群。年齡越大,自殺率越高,依照職業來分,高壓力的職業團體就特別容易發生自殺。
  化解抑鬱男子輕生念頭
  5點多,一個來自外省的電話打了進來,這是一名30多歲的男性,電話里,他的聲音顯得很無力。
  “根據他的訴說,他已經患有11年的抑鬱症,如果公開病情,會不會對工作有影響?他還沒成家,病情對婚戀有沒有影響?這些都讓他都很擔心,很痛苦,有了自殺的想法。 ”接線員告訴記者,根據準則,這名男子已經處於中度危機了。
  男子說了足足有一個小時,這也是熱線接聽的極限長度,到了一個小時系統就會自動掛斷,然後男子繼續打熱線進來訴說,又說了半個小時。
  “我更多的是去傾聽,但是在這個過程中,我也在努力激發他內心的能量。 ”接線員說,讓他發現自己內心的強大,進而運用自己的能量站起來。
  幸運的是,最後,這名男子的語氣已經明顯變得堅強,“我想我可以站起來去吃晚飯了,然後和家人出去散散步。 ”
  “聽到這裡,我覺得他已經好多了,這應該是一個比較成功的案例。 ”接線員告訴記者。
  【揭秘】生死之間,如何化解危機
  江先生今年50多歲,在熱線志願者中屬於比較年長的,20多年前,他就接觸到了心理學,並通過了心理咨詢師三級考試。他右手行動不便,於是用左手操作電腦進行記錄。
  試圖自殺的人為什麼要打這個電話?專業人士告訴記者,能撥打這個電話,說明來電者實際上還是有求生的欲望的,需要一個宣泄對象。生和死,就在這一線之間,因此,接線員如何運用語言很重要。
  “比如對方說我想死了,接線員就會說,‘我們活著是不是很難啊? ’”江先生介紹,雖然兩句話意思差不多,但還是有差別,一個是“我們”,這個詞就將接線員和來電者放在了一起,另外一個就是“想死”和“活著很難”,後者的危機程度會相對較輕。接線員再問:“那有什麼讓我們這麼糾結呢? ”從想死到糾結,危機在被一步步消除。 記者蘇藝
編輯:SN064
創作者介紹

歐風古典傢俱

uz79uzzkk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